第43章 欣赏(第1页)

作品:《大秦:我,第一杀手成侍女

第43章欣赏“这,这么多好吃的!“雨晗吞了吞口水。“你们留下一些吃的,给我送一些进来就好了!“昭阳的声音从房间传来,几人面面相觑的恍然大悟。唐怡拿了一些进屋给昭阳,她看了看昭阳,疑惑道。“你真的只是将军身边的武将?”

昭阳心里一紧,不动声色的反问道。“难道将军身边的武将受伤了不能吃点好的吗?“一语噎到唐怡说不出话来。“嫣雨台的饭菜如此差,给你们改善一下。”

昭阳看着她吃瘪心情大好,胃口也好了很多。“你也坐下来吃,一会儿吃完了我们一起讨论一下拳法的事情!“唐怡一脸无语,暗道:你是有多喜欢练拳!“你今晚早点休息,你现在的腿伤很严重,我明天再与你讨论!“唐怡找了一个借口就溜了。谁知,第二天天还未大亮,就听到院里昭阳的声音在嚷嚷。“怡儿她平常也起得这么晚?““嘘,你小声一点,怡儿平常很辛苦,好不容易才能睡下懒觉。“雨晗抡着个小拳头在昭阳面前晃了晃愤愤不平说道。“雨晗,不可无礼!“嫣妃在旁边忙制止道。“呵呵,无妨!“昭阳笑道。唐怡只得顶着两只熊猫眼起身打开房门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早?““早吗?平常这个点我已经打完了一套拳了!“昭阳看着她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觉得好笑应道。“那你是想让我也起来练拳吗?”

唐怡歪着脑袋看向昭阳。“聪明!你猜对了!”

昭阳忍不住哈哈大笑。“我有几套拳法想教给你练练,我以前练的时候一直领悟不到诀窍,不如你来试一下!“昭阳看向唐怡说道。“真的?“唐怡听说可以学习拳法也来了精神。昭阳点点头:“我来练口诀,你来试试。““五行之气调阴阳,损心伤肺摧肝肠"昭阳连念着口诀,连看着唐怡开始运气,出拳,踢腿,很快就把一套拳法如行云流水般的比划了出来。昭阳内心大惊,没有想到唐怡仅仅听一次就能把整套拳法练得如同已经操练了数次般熟悉,在武功造诣方面居然有如此高的天赋!他突然灵机一动,有了想把唐怡纳入军营的想法!但转念一想,一个女子要入军营,这需要非常好的由头与时机才行,得仔细谋划谋划!唐怡没有想到这套拳法舞起来竟然如此得心应手,觉得整个身体都轻松了不少,便心下欢喜对着昭阳说道。“还有吗?”

昭阳笑了笑:“不急,每天练一套即可!”

“怡儿,你别累着了,注意身体!“嫣妃心疼的看着唐怡忙给她递过来一条手帕。“擦擦汗。“昭阳看着嫣妃的动作若有所思的没有吭声。啪的一声声响从旁边传来,把昭阳他们吓了一跳。几人回头看到院落旁一个盆掉在了地上,雨晗正趴在地上不知道在找着什么东西。“雨晗,你干什么呢?”

嫣妃问道。“奇怪,我的小肥皂不见了,我明明放在这个角落的!”

“肥皂?什么肥皂?”

昭阳听得一头雾水,满脸问号的看向他们几人。“肥皂是怡儿制造出来的,可以用来洗脸,洗完会很舒服。”

嫣妃小心翼翼的回道,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昭阳。昭阳面露惊讶:“怡儿还会制造这种东西?”

唐怡看到嫣妃的样子,想到后面也是需要让昭阳帮忙收集氧气的,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便大大方方说道。“其实说起来也不难的,上次找你要猪胰脏就是为了制造这个东西,我们嫣雨台的条件你也看到了,之前可是每天吃不饱穿不暖的,我制作出这个东西置换了一些东西回来,才能有你看到的粗茶淡饭。”

昭阳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你用猪胰脏能制作洗脸的东西?“当然啊,我给一点给你试试。”

唐怡进屋拿了一块她自己的小肥皂出来给昭阳,昭阳看着小小的滑滑的一块,眼神疑惑的看向唐怡。“这个就能洗脸?”

“是的,用水打湿往脸上抹抹,搓些泡泡再冲洗掉!”

唐怡只能教他使用,昭阳心生疑惑的一瘸一拐去洗脸了。洗完之后,他惊讶得差点忘了自己腿伤,一用力疼得他龇牙咧嘴。只能慢慢的拐回来大赞道。“怡儿,你这个东西真的好用!”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居然会这么多东西?”

昭阳发自内心的佩服,若是这样的人在军营里,那么应该能创造更多的价值!昭阳拐回来就看到唐怡正在安慰雨晗。“算了,找不着就算了,回头我再给你一块!““对不起,怡儿,你制作得这么麻烦,我居然还搞丢了一块!“雨晗带着哭腔说道。“都是顺喜啦,我说我要放我屋里,他说放外面也可以!“雨晗哭腔里还夹杂着些愤愤不平。昭阳突然想起昨天傍晚时顺喜的身影,若有所思。晚膳后,昭阳找了个机会与唐怡两人在院里闲聊。“怡儿,你想过离开这儿吗?““离开?“唐怡突然心生警惕的问道。“是的,离开嫣雨台,离开嫣妃!“昭阳试探着问道。“我若是离开了,他们活得会很艰难的!““我现在没有办法离开这儿!“唐怡想到了嫣妃的病,也想到了自己的事情,轻轻的摇了摇头。“能理解,嫣妃与雨晗也确实是真心实意对你好!“昭阳赞赏道。“他们对我都很好,所以我不能丢下他们!““但顺喜"昭阳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顺喜怎么了?”

唐怡好奇问道。“没什么!“昭阳想了想,终是没有说出口。这天,昭阳正在院里想着事情,突然听到外面有阵异样的脚步声传,他连忙起身进屋,不一会儿就听到一个小宦官在外面与顺喜说着话。“咦,顺喜,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个男人的身影在你们院里!““瞎,瞎说什么呢?这可是嫣妃住的地方!“顺喜忙紧张的应道。“你找我啥事?““喔,内侍大人找你过去一趟!““那快走!“顺喜催促着与来人一起出门了。昭阳细想了一下刚才他们的对话,他的伤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住在这儿也确实容易给他们带来事端,思来想去便离开了嫣雨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