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她怀孕了(第1页)

作品:《归来后她带三宝惊艳全球

算了吧,要是这么为难,就诚恳道个歉,毕竟这笔钱也不是小数目,出不起,也可以理解。”

慕莞盈盈一笑,淡淡的说。这句话简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慕莞说完,甚至打算直接将融天月带走,朝宋辰枭又道,“看来话还是要和说得到一起的人去说,不然,我们去我那桌聊吧。”

“呵呵,你在嘲笑谁呢?我什么时候说了不买了?”

大波浪的情绪管理彻底崩塌。如果这时候道歉,她就真的输了。而且,还是变相承认自己穷酸!在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和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29万又算得了什么?大波浪直接对融天月道,“药我全买了,你能刷卡吗?”

融天月看一眼慕莞,摇了摇头。慕莞莞尔道,“直接转账吧,她有手机。”

气氛僵住,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波浪只能硬着头皮付了款。看着数字到账,融天月欣喜万分,她转身就去抱慕莞,“谢谢大姐姐!”

大波浪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这个小贱人,分明她出的钱,这一转头在感谢谁呢!可她也不好发作,只能狠狠瞪慕莞一眼,冷嘲热讽道,“难怪都说这年头,最吃亏的都是做实事儿的人。”

“你不吃亏,小月说了,她这可是神药,转手就能卖个好价钱。只是做生意讲究诚信,如果你要是转手卖药,别被人坑了。”

慕莞反应极快,笑着说的一番话,又从头到尾将大波浪嘲了个遍。“你……”大波浪听明白了,刚想发作,慕莞牵着融天月就走了。她有火发不出,只能安慰自己,自己今天不是来吵架的。不能被这么点小事儿就晦气到。可她刚想和宋辰枭继续,宋辰枭却也冷冷道了句“失陪”,竟跟着那两个贱人去了。大波浪差点当场气到晕厥,在身边姐妹的极力劝阻下才稳住没跟上去。可她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喝了两杯酒,还是一个人找了过去。然而此时,宋辰枭已经让人提早将他们点的餐品打包,三人拎着东西,和大波浪迎面撞上。对方和谐的就像是一家三口。大波浪脸上白了又红,憋了许久才冲宋辰枭道,“是我们先说上话的,你跟她走怎么回事?”

慕莞瞥了宋辰枭一眼,眼底暗含笑意。她是没想到宋辰枭也会用美男计,这下好了,他们是帮了融天月一把,可麻烦来了。大波浪女人再是要强赌气,都不过是为了宋辰枭。可见平常宋辰枭有多强大的气场,今天只是稍稍给了点希望,桃花就成了灾祸。但宋辰枭看着她,但脚下的步子却没停,他甚至在和大波浪擦肩时,眉心还光明正大地皱了一下。那表情,要多伤人有多伤人。“你站住!”

就在慕莞以为事情结束,他们可以开车离开时,大波浪却直接挡在了车前。车灯打了几下,慕莞瞧向宋辰枭,“是不是很为难?要我帮你说?”

“不必。”

宋辰枭方向盘一打,朝着大波浪身侧开了过去。大波浪见车子停了下来,也顾不上脸面,走到车窗前敲了敲。车窗放下,宋辰枭格外冷峻的侧脸露出。见是宋辰枭在驾驶座,大波浪眼底明显划过一丝错愕,“你和这女人……难道你们认识吗?”

她一直以为,宋辰枭是对她有好感的。刚刚他出现在餐厅时,目光明显和她交汇了好几次。而她刚一起身,对方就大步地朝她走来,她一直以为自己才是猎人。欲拒还迎的帅男人,她见识得多的了。可这种冷到骨子里的还是第一次见。她并不认为,副驾上的慕莞能拿下他。“和你有关系吗?”

宋辰枭面容漠然地能结冰,“我们不熟吧,我的家事没必要和你说。”

大波浪嘴角张了张,只觉得当头一棒,终于将她打醒了。家事……蓦地,她似乎回忆起来,刚刚停在自己车旁的车上下来过两个人。如果说女人是其中一个听见了她话的,那这男人就是她的男伴……她被耍了!宋辰枭说完话,车窗还没升起来,车子就开了出去。大波浪站在原地半晌,再回到餐厅简直要气疯了。她的姐妹团正在偷偷议论,见她回来,立即都闭上了嘴,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关心。但大波浪充耳不闻,她拿起装满药丸的塑料袋,直接丢到了垃圾桶里,还觉得不解气,又用高跟鞋拼命地踩打。吓得所有人都花容失色。直到她这边动静太大,引得服务生和保安都赶了过来制止,她才停了下来。“刚才那对男女,他们是什么人?”

大波浪揪住一个服务生的衣领就问。这个人刚刚来的时候对他们毕恭毕敬,他一定知道。服务生被吓到了,“不,不知道……”“你说不说!”

大波浪拿起酒杯,猛地一砸,玻璃直接扎在服务生的喉结。所有人惊呼,保安立即来拉大波浪的手,有人直接报了警,三两下,她就被当做了危险人物强行拉去保安室。但大波浪却一点都不慌,临走时高声对姐妹道,“愣什么!给我爸爸打电话!”

姐妹这才反应过来,立即照做了,“宋叔叔……不,不好了,宋霏出事了!”

40分钟后,保安室的门打开,一个酒店管理人员,带着几个黑衣保镖走了进来。值班的保安刚迎上去,迎面就被甩了两个巴掌,力度之大,让他差点没站稳。“混蛋!谁让你欺负宋小姐的?人呢!”

打人的是黑衣保镖,骂人的是酒店的管理工作者。保安很懵,但还是能分辨利害的,显然他们是惹到了不得了的人。他立即起身道歉,连忙带人进了里面,宋霏正在一边打游戏一边爆粗口。她心情十分不爽,保镖们齐刷刷站在面前,鞠躬喊了一声“小姐”,她连头也没抬。直到保镖身后的黑色大衣男人走向她,坐了下来。“宝贝,谁欺负你了,要发这么大火打人啊?”

男人将帽子和墨镜摘下,正是宋家早就已经自杀身亡的那位,宋玺。在跟着宋令锦之前,他本身也是混社会的,兄弟很多,道上颇有地位。跟了宋令锦以后,他不但给宋令锦培养了许多死侍,也在暗中巩固了自己的势力。虽然他对宋令锦忠心耿耿,可是宋令锦最终还是为了宋辰枭放弃了自己。不过宋令锦还是给了他一条生路,以宋令锦的做事风格,他一定会把尸体再三检查。可他直接交差告诉了宋辰枭,还在警方那边做了结。宋玺离开宋家后,便回归了帮派,而宋令锦似乎也猜到了,他还曾让兄弟给他送来一笔抚恤金。如今他做了些小生意,刚好可以将回国的女儿,正大光明养在身边。宋霏母亲死得早,有宋家的支撑,宋玺才能将她保护得很好,她在国外当惯了大小姐,根本就不知道宋玺刀尖舔血的一切。如今,宋玺自由之身,也可以好好将女儿待在身边补偿和宠爱。就为这一点,他永远会感激宋令锦,不辞性命。“我不仅想打人,我还想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