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你们。。。可不行哦(第1页)

作品:《二周目,她们对我恶意满满

“廖纪先生,我不得不称赞您的勇气和力量,竟然能跨越重重尸骸,来到这里。”

  “我知道现在的您,在经历了那么多与浊尸的战斗后,一定早已身心俱疲,接近力竭。。。哦!我的天呐,甚至您还丧失了一位同伴!”

  神父在见到只有廖纪和修女两个人的身影,而伊琳消失不见后,他立刻故作悲痛,脸上露出无比同情之色,连嗓音都低沉了几分。  因为很显然,那位青年的女伴,无疑是死在了前来的路上,死在了浊尸的爪下,成了阴沟里的一句尸体。  身为教会的神父,格隆最擅长的就是为人祷告。  他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享受“安慰”那些虔诚人们的过程。  “请允许我对您献上最真挚的歉意,以及对您这份即便是失去了同伴,也要继承同伴的遗志,咬牙突破重重难关,抵达终点的这份坚韧决心,致以敬意。”

  “我知道的,现在的您或许有很多疑问,比如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又比如。。。我为什么会知道您的名字。”

  说到这里的神父,脸上的笑容终于藏不住了。  他的表情开始扭曲,神情变得疯颠。  因为格隆一想到接下来,他将无情地为廖纪揭开真相,将看到青年那绝望如死灰的表情之后,他就浑身颤抖,激动不已。  “放心,作为您能抵达这里的奖励,我会将一切都告诉您的,例如我的名字,格隆?安度,黑窟教会的领导者,并在不久之后即将成为整个圣国。。。不,是会让整个世界都记住的格隆大人!而这,全都要感谢您呀,廖纪先生,以及。。。”  神父故意买了个关子,把音调拉长,毕竟这才是全剧的高潮,这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要感谢在你旁边的,引诱你抵达到这里的。。。荷光者大人!”

  “哈哈哈哈,是的,没错,在你身边那位看似娇柔弱小的修女,和你一直并肩作战的队友,其实真正的身份,是我们教会的最强战力,是只听命直系于“神女斯修缇娅”的战斗修女,是尊贵崇高的。。。荷光者大人!”

  狂笑声过后,神父立马朝着廖纪望去,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在青年脸上的那种震撼和惊恐,那种受到背叛后的气急败坏,那种。。。  廖纪:“谢谢你,蒙鼓人。”

  “蒙。。。蒙鼓人?”

  神父懵了,到这里,他终于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  而对面的廖纪,开始反过来贴心为格隆解释道:  “是啊,多亏格隆神父告诉了我这些,不然我一辈子都得蒙在鼓里了。”

  “另外格隆先生,其实我觉得相比神父,您更适合去当另一个职业。”

  “什么!?”

  “嗯,我觉得小丑这个职业,一定比神父更适合您,不。。。简直就是为您量身定做的。”

  廖纪发出真诚建议。  可惜,对面的人却先急了,格隆神父听不懂蒙鼓人,可小丑的意思他还是懂的。  “你!你!!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不相信,你在用这种方式逃避,对吧?那我就打破你这最后一丝的幻想!”

  “荷光者大人,玛丽亚大人,您不用再伪装了,更不用,再用您高洁的身躯去接触那下贱的愚民了,您。。。”  “可以动手了!”

  吵闹的地下祭坛,终于又迎来了一片安静。  准确说。。。  应该是死寂吧。  在这窒息的沉默与宁静中,神父最先忍不住了。  “玛丽亚。。。大人?”

格隆一脸疑惑和不解地看着,在青年身边一动不动的修女。  可惜,修女的视线压根就从没看过他这边一眼。  在神父眼中的荷光者大人开口了。  然而却并不是回复他,而是朝着身旁的青年。  “廖纪大人,我可以动手了吗?”

  修女的双眸浮现了几抹狰狞的血色,她手掌上的筋在不停跳动,这是愤怒被忍耐到极点的象征。  要不是廖纪拉着她的手,可能修女在神父第一次嘲讽廖纪的时候,就已经杀出去了。  然而到后面,当格隆得寸进尺,狂妄到对廖纪用出“下贱”和“愚民”这样刺耳的字眼后,就连廖纪也拉不住修女了。  其实,廖纪他是真想再多留神父一会儿的,多给自己拖延下之后思考对策的时间,可谁想到。。。这货作死的水平堪称一绝,简直是生怕能多活一秒。  “哎。。。动手吧。”

叹了口气,廖纪重复了一遍刚刚神父的话。  而这一次,在话音落下后的,不再是死寂了。  呃。。。  准确说是还没等话音完全落下呢,廖纪旁边的修女就已经没影了。  半秒钟都不到的功夫。  先是一阵血光闪过。  紧跟着,就是惨叫声响起。  “啊啊啊啊!“  扛起巨大镰刀的修女,砍下了神父的两条胳膊,大片的鲜血瞬间从断臂处疯狂喷涌,剧烈的疼痛几乎让格隆昏厥过去。  为什么要用“几乎”呢,因为下个眨眼间,从修女的另一只手上,就闪烁起圣光,一个治疗术打在了格隆身上,让他喷涌血泉的伤口迅速愈合,不至于直接死亡,让他昏迷的意识又强行清醒过来,并迎接下一次的。。。  “不。。。等一下,玛。。。啊啊啊啊!”

  继两条双臂后,神父的下半身也彻底消失不见,但他还没有死,甚至意识非常清醒,因为修女的下一发圣疗术精准地落在了他身上,又把他“救”了回来。  四肢皆失,变成人棍的神父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荷光者大人一步步走来,将镰刀的锋刃最后对准了他的嘴。  这张敢对灰烬大人不敬的烂嘴。  镰刀顺着神父的嘴一路撕裂,最后将脑袋一分为二,往坏了说是这下死透了,但往好了想是。。。真死了。  至少圣疗术是“救”不回来了。  做完这一切的玛丽。。。斯修缇娅也知道演不下去了,她回过头,凝望着对面的青年。  “灰烬大人,您是从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嗯。。。大概是昨天晚上,咱们睡在沙发上的时候吧,我这个人对异性有天生恐惧症,在圣国境内,唯一能让我克服这种生理恐惧,安稳入睡的。。。怎么想也只有斯修缇娅你一人了吧?”

  果然是那个时候吗。。。  都怪自己太沉不住气了。。。  斯修缇娅心底叹了口气后,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继续轻声问向廖纪。  “灰烬大人,那请问伊琳小姐是。。。我从她的身上,感受不到半点信仰的味道,可我明明记得,灰烬大人曾对缇娅说过,您是缇娅最忠实,最虔诚的信徒,您绝不会和一个不信仰缇娅的人交朋友的。”

  “所以。。。难道这些,都是您。。。”  “骗我的吗?”

  斯修缇娅话后的廖纪呃,瞥了眼不远处尸体还热乎,只不过变成了一块又一块的格隆神父,他很快回答道:  “确实,现在的伊琳不信仰神女,甚至说还厌恶神女,但这不代表曾经的她也是这样,相反,她的母亲诺兰,本就是一位教会修女,伊琳从小就受到妈妈的熏陶和教诲,是也信仰神女大人的,直到。。。一场意外发生。”

  “在这起意外中,伊琳失去了她的父亲,而作为修女的诺兰,也没有得到教会的保护,反而被教会落井下石,剥夺了这对母女的一切,就此之后,才使得伊琳不再相信神女。”

  “我一直带着伊琳,甚至帮她这么多的原因,其实就是想向她证明,肮脏丑陋的只是在黑窟腐败的教会,和神女本人没有关系,我相信斯修缇娅一定只是。。。太累了,所以才没有注意到这里,那既然如此,身为缇娅最忠诚的粉丝,我觉得我就有义务,也有责任帮缇娅挽回信徒,让那个小丫头知道神女不会抛下她们,让所有饱受苦难的黑窟人民知道。。。”  “来自斯修缇娅的圣光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毕竟。。。”  “她可是连让那位赫赫有名,举世无双的灰烬大帝,都沦陷在她的温柔和善良中,无法自拔地爱上的初恋啊!”

  “我说的对吗,缇娅?”

  修女的回答很简单,任何言语也比不上动作,红着眼圈的斯修缇娅猛扑进了青年的怀中,不停将脑袋向里拱去,恨不得能将整个身体都和廖纪揉在一起。  “好久不见,缇娅,以及对不起,我。。。来晚了。”

廖纪拨撩着怀中修女凌乱的发丝,双手也环抱着她的身体,在修女的耳边轻声呢喃。  而这仿佛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啜泣的哭声回荡在了地下祭坛,廖纪胸前的衣襟被修女的双手死死攥紧,泪水打湿了衣衫。  “灰烬大人。。。呜。。。呜呜。。。。缇娅好累。。。缇。。。呜呜呜。。。缇娅真的好累啊。。。您为什么。。。为什么要抛下我。。。这五百年缇娅一个人真的好害怕。。。我怕我再也见不到您了。。。我怕是我做的不够好,让您放弃了我。。。”  “所。。。所以缇娅学着「她们」也建立了国家。。。缇娅以为这是您的考验。。。缇娅不想输给「她们」了。。。缇娅不要被您丢下!可。。。可是缇娅真的不懂。。。真的不会。。。缇娅搞砸了。。。缇娅对不起您。。。让您失望了。。。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都是缇娅的错。。。”  看着怀中哭成泪人的斯修缇娅,廖纪终于又找回了熟悉的感觉,这才是他认识的斯修缇娅,是他最喜欢的那个小修女。  廖纪用手勾起了斯修缇娅的白皙下巴,把藏在自己胸前大哭的修女的脸抬起来,正对着自己,廖纪的另一只手擦去了斯修缇娅脸上的泪痕。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我这不是已经来了吗?我向你保证,以后的我们绝不会再分开了,我也绝不会。。。再丢下你们了。”

  这句廖纪发自肺腑的话,却令斯修缇娅浑身一僵。  因为。。。  不会再丢下。。。你们?你们?  你。。。们?  你!们!?  软弱的泪痕和失声的啜泣,在这一瞬间开始迅速从斯修缇娅的脸上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从双眸深处闪烁的红光,是从修女体内压制不住,开始弥漫外溢的妖异红雾。  斯修缇娅离开了廖纪的怀抱。  由浊厄凝聚的枷锁和铐链出现在了修女的手中。  斯修缇娅凝望着对面的青年,对面她所挚爱之人,在她的心中,廖纪就是全部,廖纪就是她的整个世界,她无法再忍受一遍灰暗无光的世界了。  所以。。。  “灰烬大人。。。”  “「你们」。。。可不行哦。“  ————————  作者猪鼻了,不是下周五,是明天,这周五上架。  一会紧急码个上架感言出来(悲